袧跡嫌よ| | 蚗腦| 假陔| 陲誠| 砓笣| 絁粔庈| 糽傑| 猿鰍| 惘憐| 氈秅| 陲源| 葷佼庈| 幛隅| 蚗隅| 蜚笣| 笘刓| 酘僚| 坒韓| 還屙| 迖親挶| 膘栠| 勀笣| | 漆埻| 朊蔬| 湮源| 邧齪| 籵賽| 淏假| 碩埭| 衴瓮| 飲擘| 皊倓| 橝蔬| 党恅| 扦よ| 皊飲| 苠覜| 廗埬| 還詢| 虞譴| | 咑唹| 拫絞| 還谹| 咑ヮ| 葷佼瓮| 詢猁| 陝糧褪嫌цよ| 綵竄絢| 筵瓮| 糽儚| 嘉瓮| 枘瓮| 嘐栠| 劓怍| 嗟銓| 訧笢| 撒瓮| ぱ邲| 庄倓庈| 蟹刓| 邧Э| 糽傑| 詢す| 蝠傑| 憐陲| 塗嫌嘉馨| 雛傑| 鳩傑| 肣捶| 蚗睿| ь阨碩| 僚刓| 咡傑| 蜑栠| 昄刓| 靽瓮| 蟀堁誠| 闔儅| 砱瓮| 棠瓮| ь埻| 笚祫| 綻假| 還詢| 恅阨| 痔倓| 撒瓮| 蝠諳| 磁刓| ⑧控| 扡瓮| 蚗笣| 假芞| 豪飲| 昄瓮| 党挕| 倓弊| 耋篎| 酗景| 鰍桫| 啞堁| ヶ廖嫌蹕佴| 褪嫌ц酘秫綴よ| 播笣| 羲猾庈| 噉鰍| ь阨碩| 饒⑻| 塙鰍| 嫖屙| 嘉毼| 憎洈| 票迍| 呇跁| 盻抾庈| 怢鰍瓮| 盻陲| 妀阨| 幵栠瓮| 嬝蔬庈| 踢俜| 睿瓮| 假瓮| 欷④| 郙鰍| 痧假| 陔飲| 匐鼠刓| 蘆薯湛俓| | り栠| 梆笣| 昹刓| 藏佼諳| 栠埻| 埻す| 湮眧| 酗譴| 倓珛| 彯刓| 漆諳| 軜傑| 僽碩| 衼輿| 輿皏淜| 赻僚| 漆埻| 陔す| 陓皊| 傖挕| 蜓埭| 挔蔬| 褸傑| 陰鰍| ц阨| 鰍刓| 屢栠| 需笣| | 沺薯| 旮笣| 陔怍| 湮泬| 癒荻| 踩庈| そ晚| 淏譴| 蜓譴| 竄刓| 昹刓| ひ蔬| 貌秅| 眼芛| 蟀堁誠| 輿皏淜| 籵勍| 幛笣| 詞窒| 噙譴| 梊瓮| 籵漆| 親嶺鎖甡| 匙爵壑| 惘ь| 詢蚘| 奻佷| 匙陲| 佷鰍| 僽碩| 膘阨| 還終| 匙ч| 蘋蔬| 桻橇| 呦濩| 囥梂| 怢鰍瓮| 哫塋| 譴趙| 倓癒| 饒⑻| 瓬瓮| 壅笥| 郩砱庈| 輿諳| 挕隅| 睿す| 輒趙| 荻蔬| 拻籵Э| 禍瑕| 盻抾庈| 堌瓮| 佷矇| 罈猿| 咑唹| 輩笢| 霞傑| 蚽檢| 恅荻| 輕鰍| 悁傑| 揧瓮| 虞陔庈| 樁砱瓮| 怢笢瓮| | 匙攽| 燧攷| 忭嫖| 扠崨| 昹狤| 碩諳| 磁栠| 鍬阨| ン蔬| 湮籵| 應栠| 酴韓| 恅腎| 菇瓮| 霞碩| 匟瓮| 陲吨| 陝毚怍| 隴阨| 婦芛| 竀刓| ン昹| 陔睿| 裘谻| 繩爵佴| 棠瓮| 苤碩| 屻刓| 酴刓⑹| 疺阨| 齊笣| 需假| 檄瓮| 扠崨| 挕犖蹦抭
首頁 > 文匯報 > 副刊 > 正文

【百家廊】走進神秘村莊探奇

2019-09-19

戴永夏

居住在黃河沿岸的人家,不但生活方式與外地有許多不同,居住村莊的格局有的也很特別。一般的村莊格局,房屋方向正,街道直,這既便於採光通風,也方便交通和排水。但黃河沿岸有些村莊,卻建成了「迷魂陣」。這些村莊建築格局奇特,街道走向斜曲,房屋朝向不一,外鄉人不得要領,走進去很容易迷失方向。

山東陽谷縣城北六公里處,有兩個村莊都叫「迷魂陣」,一個叫「大迷魂陣」,一個叫「小迷魂陣」。 眾多專家學者稱其為戰國故壘,是中國軍事文化的活化石,也是當今保留最好、最完整的軍事旅遊村。

兩個「迷魂陣」村,「小迷魂陣」反而比「大迷魂陣」大些,而且傳統格局被完好地保存下來。這個村的房舍由並列的東西兩部分組成,東半部分叫「前迷魂陣」,西半部分叫「後迷魂陣」。

但是外地人進入「前迷魂陣」時,多會感到「後迷魂陣」是在「前迷魂陣」的北面;進入「後迷魂陣」時,又會感到「前迷魂陣」在「後迷魂陣」的北面。沿荍齯漯熊騛D行進時,感到方向隨時都在變化,走來走去,都辨不出東西南北。當地有歌謠唱道:「進了迷魂陣,狀元也難認;東西南北中,到處是胡同;好像把磨推,老路轉到黑。」

「迷魂陣,真稀奇,十人進村九人迷」......伴茬o些歌謠的傳唱,民間也流傳茬多外地人到此迷路的故事。一則故事說:某年,有個外地人到「小迷魂陣」村賣豆腐,他轉悠了一天也沒能走出村去。他說,一天當中,他看到了十二頭小花牛,十二家打牆的。實際上,村裡只有一頭小花牛,一家打牆的。原來這賣豆腐的迷了路,在村裡轉了十二圈,卻渾然不覺。

還有一則故事更為生動:一個賣豆腐的和一個賣香油的在「小迷魂陣」村中迷了路。兩人轉了一圈又一圈,碰了七八次面,並多次從一個漿線子的婦女身旁走過。賣豆腐的感歎道:「這個村賣香油的真多﹗」賣香油的則說:「賣豆腐的也不少,我都碰見七八個了。」賣豆腐的又說:「不知今天是啥好日子,這村的婦女個個都忙蚍蔇u子。」漿線子的婦女聽了大笑道:「你們兩個都迷路了。其實今天只有一個賣豆腐的,一個賣香油的,村裡漿線子的也只有我一個。我已經看到你們走過去七八回了﹗」

外地人進入村裡,不但會迷失方向,時間上也會產生錯覺。若按習慣以太陽在天空中的位置判斷時間,會相差幾個小時。在「前迷魂陣」還不到上午十點鐘,就感到是正午時分;而在「後迷魂陣」正午十二點時,又會有下午四點鐘的感覺。人在村中的這許多奇怪感覺,都是由房屋的異常佈局造成的。

「迷魂陣」村的整體佈局呈新月形,兩條主要街道呈弧形,由東北起,至西南終,這樣的街道上的各家的大門,實際上方向各有不同。因為方向的變化,使人在不知不覺中,便認為各家的大門都朝南;而各家也真的稱對向大門的堂屋為「北屋」,一切迷亂皆由此產生。奇怪的是,千百年間,數十代人,家家蓋房都遵照前人留下的規矩取方位,村中從來沒有人對此作出任何新的規定。

除了村莊的房子、街道等是斜茷堛漸~,「迷魂陣」村外的田地也是斜分的,參差錯落,遠遠看去呈鋸齒形。因此,當地人稱這些地為「磨齒地」。這些「磨齒地」與村子的建築及佈局形成了一道協調而又獨特的風景。

「迷魂陣」村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格局?對此人們有多種解釋。一種說法是,戰國時,鬼谷子曾在這裡教他的兩個學生孫臏和龐涓演習陣法。村中的街道格局,就是模仿當時的陣勢建成的。而另一比較普遍的說法則是,這裡是戰國時期齊將孫臏大敗魏國大將龐涓的古戰場。村中的格局,是按照孫臏佈下的「迷魂陣」建造的。

孫臏是戰國時齊國人(今陽谷縣阿城),是我國和世界上著名的軍事家。相傳他與龐涓同拜鬼谷子為師學習兵法。學成後,龐涓到魏國做了將軍。他嫉妒孫臏的才能,將其騙至魏國加以監視,又捏造罪名處以臏刑(割掉膝蓋骨)。後孫臏設法逃出魏國,回到齊國,在田忌家中充當門客。後來,龐涓率兵攻打韓國。齊國為救韓國,派以田忌為將、孫臏為軍師的軍隊出征,與龐涓率領的魏軍交戰。孫臏抓住了龐涓自大輕敵的心理,採用「減灶法」之計,製造齊軍因怯戰而大量逃亡的假象,迷惑對手。龐涓不知是計,聞此大喜,便拋棄步兵主力,率領騎兵日夜追擊齊軍。孫臏在「無魂山」下的棗林莊佈下「迷魂陣」,將東、南、西、北、東南、東北、西南、西北抽取一個,只留七個方向。龐涓的人馬追到這裡,果然迷了路。孫臏故意在西南方向開了個口,讓龐涓率軍從那裡走出「迷魂陣」,踏上了通向馬陵的不歸路。

在馬陵,孫臏也擺了個「迷魂陣」,將棗林莊抽掉的方向加到那裡,變成了九個方向,並將一棵大樹的樹皮刮掉,上書「龐涓死於此樹之下」。龐涓率軍至大樹下,又迷了路。他見到樹上寫的字,不禁大怒。正欲砍樹,早已埋伏好的齊軍萬箭齊發,魏軍大亂。龐涓自知中了圈套,難以逃脫,便拔劍自刎。從此,棗林莊就保留了孫臏佈下的陣勢,並改稱「迷魂陣」,南棗林莊稱「大迷魂陣」,北棗林莊稱「小迷魂陣」。

這樣的村莊格局對百姓也起到了保護作用。如在戰亂時期,許多兵匪強盜懾於「迷魂陣」的威名,輕易不敢入村侵擾。村民們認為這是孫臏的恩德所致。為了紀念孫臏,便在村中建起孫臏閣、戲樓、孫臏廟等建築。這些建築在新中國成立初期和文革時期先後被毀。

也有人試圖從村莊的位置和黃河特點上做出解釋。因為過去黃河經常氾濫成災,沿岸居民不得不與洪水周旋。街巷佈局不取直向而作新月形,很可能是為了在洪水到來時,減緩水流的速度,而不使激流在村中橫衝直撞,以此減少洪水所帶來的損失。這種解釋,也有一定道理。

再說,黃河岸邊還有些村莊,如鄄城縣的孫花園村、鄆城縣的水堡村等,儘管沒有孫臏佈陣的傳說,但村莊的房舍佈局仍與「迷魂陣」有相似的特點。這進一步證明了這一說法的合理性。

讀文匯報PDF版面

新聞排行
圖集
視頻
ь褸誰耋 勀阨盺 澈蚽赽控 勀忭盺 湮昄岍模 侂そ刓 陲縡陎傑 奻漆鰍颯⑹瑤芛淜 喪洈阨踱
の階 霞貕淜 匐寑珨繚 霞輿奩繚 朘爵游 踢豪游 苤岍賜衿嫁埶 慇嶺綺韌游
抸碩諳淜 湮攽傳 鎊酴刓盺 窅佪僱綸肮 趙儂誰耋 拻瘍繚侐瘍湮誰諳 詢蚽盺 坒痰茠昹爵媼懈巹頗 最輿誰 蘋迕淜
https://www.whr.cc/bbsitemap.htm